喻墨

【喻文州x你】戒指与婚礼.

哭到睡不着😭😭😭😭😭

淮舟:

- 7k字预警


- ooc预警


- 烂尾


- 喻文州/2.10生贺向


-   目录



序.


故事要美必须隐藏着真话。



一.


海边,微风轻拂。


晨光映照在蔚蓝的海面上,光影显得影影绰绰。岸边,大簇娇艳的绯红玫瑰铺满在地形成花海,钢琴所奏的乐曲与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相交融,悠扬而又动听。


你身披纯白的婚纱,像是从童话中走出的公主般纤尘不染,手捧着鲜花挽着父亲缓缓入场。


今日是你的婚礼。


恋人牵过你的手宣誓此生最长情的诺言,然后一吻定情。这大抵是所有女孩梦中所向,与一生伴侣结为夫妻再幸福不过。


但对于即将成婚的你来说,并无多大情绪波动,甚至有些茫然自己为何会站在这里。


心中只有一片过于宁静的空阔。


人群中突然掠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顺着那方向望去,却在捕捉那抹身影时,感到双眼像被针狠狠的扎了一般刺痛着。


那沉睡的心脏突然跳动起来,绞痛着,让你不住的颤抖。


“...果然是你啊,喻文州。”




二.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


雨珠在玻璃上无声而短促的滑落,啪嗒啪嗒砸在落地窗前。


咖啡馆里正播放着小提琴所奏的乐曲,气氛温馨而又浪漫。


喻文州坐在角落,他静静凝视着窗外的雨景,行人撑伞匆匆路过的身影不断掠过,仿佛一场无声的电影。


快落幕了。


他低头看了眼桌上突然亮起屏幕的手机,缓缓吐了口气。


「我到啦。」


进入咖啡厅,扑面而来的暖流让你稍稍暖和了些。早早收到喻文州短信的你披着大衣就赶来了。看见他坐在角落,你打了声招呼就坐在他对面。


“你来了。” 他缓缓抬眸对上你的眼睛,唇边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路上很冷吧?”


“还好吧,就是堵车。” 你略带歉意的吐吐舌,然后很自然接过了他递来的热气腾腾的咖啡,轻抿一口后惬意了哈了口气。


喻文州的双手交叠放在桌上,他静静的看着一脸满足的你,眼底的光芒渐渐有些黯淡。


“不过,文州,你最近不是很忙吗?突然找我不会妨碍工作吧……?” 你记得过段时间就是蓝雨的比赛了。


“…………”


“只是想和你说件事。 ”


你疑惑的眨眨眼:“什么事?”


“我想说……” 你看见他缓缓抬头,眼底闪过一丝决绝。


你听见他轻声开口,话语虽是柔声但一字一句却显得如此铿锵有力,字句皆砸在了你的心尖上:


“分手吧。”


平淡而又夹杂着决绝意味的话语似乎在称述一个事实。


“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


短暂的沉默,似乎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你的笑容早已僵在了脸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开口:“你在开玩笑吧……文州?”


喻文州平静的注视着你,抿嘴不语。


良久,你听见了他缓缓开口,话语冷漠。


“就这样吧。”



三.


酒吧,灯红酒绿。


狂欢的气氛充斥在四周,男孩女孩们都在舞台上狂舞摇摆着,而坐在角落的你显得格格不入。


今天是你与喻文州分手的第一天。


你甚至还未从他在你面前说出那些决绝的话里走出,恍恍惚惚的就走到了这家酒吧门前。


然后喝的烂醉如泥。


喝的神志不清的你还在傻笑,笑着喻文州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抛弃自己,你们好歹是从校服走到现在,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走到婚纱了。


你不甘心,你想要垂死挣扎一下,赌自己这么多年在他心里存在的那丁点地位。所以,你颤抖的拨通了那倒背如流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有事吗?”


电话那边是你朝思暮想的人,但他的语调却如同对待处理公务在礼貌疏离不过。


深深刺痛了你。


“喻文州你混蛋一一一!!” 你带着哭腔朝着电话那头咆哮着:“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以前的诺言你都当放屁了??”


“……这么多年,我在你心里究竟有没有那么点位置啊。”


沉默,电话的另一头只有沉默。


很长一段时间,电话里只有你不止的哭声,最后,哭累的你爬在桌上呼呼大睡。朦胧中,自己落入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


睡梦里似乎听见一声轻叹。


“对不起。”


宿醉后再度醒来,你已躺在闺蜜的家中。


闺蜜看着一脸迷茫的你欲言又止,只道你深夜拨通了她的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梦里一切似乎只是错觉。


你不明白。


明明曾对你温柔至极的恋人会突然决绝离开,甚至连一丁点念想也不留给自己。



四.


你与喻文州很早便认识了。


早在校园。


你就注意到这位温和尔雅的男孩,因为他总是一副文质彬彬的好学生模样。


图书馆,他喜欢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看书,阳光洒在他英俊的侧颜上,情窦初开的你初次知道怦然心动的滋味。那之后,你常常坐在他不远处注视着认真的男孩。


直到某一天。


男孩缓缓抬头,双眸正巧对上正窥探着他的你。你愣住了,然后尴尬的低下头,装作认真实则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上不知名的书籍。


然后,你听见了头顶响起的声音。


处在变声期的声音带着磁性。


“你也喜欢看这本书?” 你屏住了呼吸,缓缓抬头。


果不其然,那位你偷窥许久的男孩此刻站在你面前,近在咫尺的他正垂眸望着你手里捧着的那本书。


“是是是!!我特别喜欢!” 你压根没看过。


“是吗……” 男孩嘟嚷了一声,而没有听清的你疑惑的看着他。


“没事,我也很喜欢。”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朝你微笑。


“我叫喻文州,你好。”


那一刻,似乎万千光芒都照在了男孩的脸上,而那之后,这个场景被你铭记了一生。


而后,你记不清自己和喻文州是怎么熟识的了。


只记得偶然间的回头,会发现不远处的男孩在凝视着自己。


只记得在食堂常常偶遇男孩,而他则会面带笑意说着号巧,然后坐在你身旁。


只记得微风拂过男孩的发梢,他载着笑的开朗的你,单车的铃声叮叮作响。


只记得还青涩稚嫩的你们在树下偷尝禁果亲吻着,阳光照耀着,树影交叠。


只记得在他带领蓝雨首次夺冠后的某天,他将一大簇玫瑰花捧在你面前,鲜花娇艳欲滴,美得动人。而黄昏的光辉照在他脸颊上,轮廓更显柔和。


“等我拿到世界冠军就娶你,好吗?”


他牵过你的手,柔和的望着你,眼底尽是宠溺与温柔。


“好啊,一定要八抬大轿啊。” 那时的你感动的快要泪流满面。


“好,一定。”



五.


若与你有过海誓山盟的恋人突然离开,你会放手吗?


答案:否。


所以,你并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即使被他厌恶。你不信曾经的他对你的宠溺、眼底的温柔、对你的柔声皆是伪装,他没必要花费青春陪你玩感情游戏。


你还是不甘心。


你决定要死缠烂打到底。


你就像病入膏肓的痴狂粉丝,守在曾经与他共同生活的家门前、守在蓝雨俱乐部前、守在他与队员们经常出入的酒店餐馆,可他就像预料到你的行动般,从未再出现在你面前。


望着荧屏里带着温和笑容的男人,你的眼底尽是失落。


直到某一天,你终于在俱乐部前守到了喻文州。


秋夜的风已有凉意,而你只穿了件衬衫。


你盯着他,眼眶已然通红,还固执的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而喻文州则是皱眉看着你一言不发,你们就这样无声的对视着。


良久,像是败下阵来,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朝你缓缓走来,然后将外套披在了你的身上。


“天气冷,注意保暖,别再来了。” 他的语气就像对待正闹脾气的小孩般无奈。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傻啊,喻文州。” 你苦笑的抬头,眼眶已然通红,朝他开口道:“我现在是不是特别招你烦?”


喻文州皱眉看着神情落魄的你,没有回答。


“可是我就是喜欢你啊………明明我们前一晚还在微信谈论结婚后呢。”


你的眼泪已然啪嗒落下,哽咽的开口道:“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啊?”


“我做错了什么,我可以改啊……”


字字句句皆让人揪心,而你拽着他不肯放手。


喻文州抿唇不语。


“你没有错。” 许久,你听见了他缓缓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干涩道:“错的是我。”


而后的几秒钟,他的话亲生将你推入深渊。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缓缓道:“我喜欢上了别人。”


一字一句皆刺入了你的心中,心脏绞痛着,不安着。


“开玩笑的吧。” 你缓缓抬头,努力维持唇边勾起的笑却怎么也掩盖不了话语里的颤抖:“……我可不信。”


他沉默的垂头望着你。


“我可不信。”


你又重复了一遍,仰头伸出手拽住他的衣领哭腔道:“回答我啊。”


你想看清他的表情,试图从他眼中读取一些什么。


哪怕是一闪而过的悲伤也好。


可是他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那双黑瞳比何时何地还要深邃,里面是你看不透的复杂情绪。


“抱歉。”


最后的最后,你只听见他的一声抱歉。


喻文州果然没有辜负你。


在与你分手的一月后,媒体曝光了他与知名女明星的恋情,曝光后的几小时,喻文州在微博公开了他们的恋情,配图中温润如玉的男人和漂亮女孩看上去像是天生一对。


评论下皆是祝福与赞美,与当初你与他公开时评论如海的辱骂形成鲜明对比,还有不少评论是针对你的。


字字刺眼。


你看着屏幕里那对如胶似漆的恋人,无声的笑了。


笑的惨白,笑的绝望。


你手指发颤的点开了那串熟悉的号码。


很快便接通了。


「………」


电话那头的他并没有立刻开口。


「喻文州……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这之后我不会再纠缠你。」


「你先别挂断,听我说完,行不行?」


「好。」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啊……」


「当年说要娶我的时候,你还记不得自己说过了什么。」


「……」


他再度沉默了,而你笑了,笑的泪流满面,笑的电话里,都是你压抑而又断续的哭声。


「祝福你啊。」


良久,你缓缓从嘴里吐出这句话。


六.


自那天后,你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在他的世界,那属于你的笑颜自那后便尘封在他心底的最深处。



七.


飞机落地。


在冬末春初的某一天,你回到了这座城市。


回到了这曾给予你美梦让你深爱的城市,回到了这座曾给你痛苦,让狼狈绝望的你想要逃离的梦魇般的城市。


你仰头深吸一口气,望着蔚蓝天空微微一笑。


“我回来了。”


而与你回归的同时,媒体传来了蓝雨队长退役的消息,队长由副队长黄少天接替。消息炸开的当天,媒体皆传闻喻文州这次退役是打算与女明星结婚。


但他与女明星意外的低调。


在你回归后的一月,高中时期的同学联系到了你,一边感叹着联系到真不容易,一边像你发出聚餐的邀请。


“都是我们这些老朋友和老师,你也来了吧。”


他会去吗……?


你握着手机犹豫了几分,但想起那些失散在天涯的同学,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一般鼓起勇气道:“地址给我,一定到。”


最后你还是赴宴了,站在包厢外踌躇不决。


“哎呦,大小姐,你咋站着不动呢。”


背后的高中闺蜜认出了你,笑着把你往屋里推了一把,还没来得及朝闺蜜咆哮的你就这样跌跌撞撞的闯了进去。


包厢内都是熟悉的面孔,大多数曾经的旧友你都能认出,他们都从青涩走向了成熟。


他也不例外,这次也来参加高中聚餐的一一喻文州。


和几年前与你告别时无异,他依旧英俊,嘴角依旧带着那温和尔雅的笑容,依旧一一让你看到他第一眼时就感到心痛。


“请到你真不容易啊,大小姐。” 彼时旧友已经微笑的伸出手把你拉入了座位,而这座位正巧坐在他身旁。


你有些尴尬的低头,不敢直视身旁的男人。而他倒像是无事般,唇边勾着抹弧度,与旁边的老师和同学谈笑。


看他如此,虽是失落但你也稍稍放缓了些,和朋友闲聊起来,多数是谈论如今的工作和婚事。


能安静的坐在他旁边就好,你还奢求什么呢。


而那些深知你们过去的旧友也巧妙的避开了关于你们的话题,只口不提。


“听说文州现在很有名啊。” 曾经的老师朝他慈祥的笑道,缓缓开口:“有没有钟意的人了?”


刚刚热闹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谈笑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些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你与喻文州。


“啊……我是不是问错了什么啊?” 那老师见气氛不对,疑惑的扫了扫你们。


“没没没,我们吃饭吧,哈哈哈,如今喻队这么有钱怎么会找不到喜欢的人,是吧?”


朋友们皆打着圆场,哈笑着同时想扯开话题。而你则坐在桌位上咬着筷子不语。


“嗯,有了。”


谁也没想到喻文州会突然开口,他微笑的抬眸对上那位老师,笑的柔和:“改天带她登门来看您。”


“好好好。”


……


“我去下洗手间,不好意思。”


老师的声音刚落下,你便微笑的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厢。直到酒过三巡,才姗姗回来与朋友拼酒,喝了多少杯自己也记不清,只知唇边笑的肆意。


“别喝了。”


喝的已有些恍惚,正伸手敬酒的你冷不丁被身旁的男人阻止,他挡住了你面前的酒,从你手中夺过酒杯,声音也听不出冷暖:“你不能再喝了。”


你冷笑的回头望着他不语,伸出手欲要夺过酒杯,却被他另一只手制住,你的力气终究比不过成年男人,只能气急发笑。


气的咬牙切齿的你怒极反笑:“你凭什么管我,喻文州?”


“她喝不了那么多,我替她喝。” 他没有回答你,反而拿着你的杯子朝原先要和你拼酒的人举了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杯底见空,酒果然很烈。喻文州皱着眉,有些适应的低头急促的咳嗽几声


看着他因为一杯酒就引起这么强烈反应,你冷笑讥讽道:“职业选手不擅长喝酒就不要强求了。”


喻文州擦了擦嘴,然后抬眸对上了你的眼睛,他的眸底黯淡无光,表情阴晴不定,让你有些捉摸不透。而被他冷不丁的一盯,你有些猝不及防,更多的是压抑与烦躁。


赶紧结束这荒唐的聚会。



八.


聚会最后是不欢而散。


喻文州扶着喝的烂醉如泥的你率先离开了包厢,无论你如何挣扎和旁人的好言阻拦。


“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家。”


他冷静的拽住了正在怀里疯狂想要挣脱他的你。


“……你放开我,喻文州。” 你深吸一口气,努力抑制想要发泄出声的情绪。而他依旧无动于衷,拉着你大步朝酒店外走去。


你终于爆发了,抓住他的手腕便低头狠狠一咬,直到口腔里弥漫起股血腥味才松口。


而面色阴沉的他盯着你一言不发。


“咬够了吗?要不然换个地方咬?”


见你停下,他挑眉朝你笑道,但笑中却蕴藏着极盛的怒意:“这几年你就这样作践自己?”


“和你有关系?” 你似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自嘲的笑道:“我和别人就算睡觉也和你没关系吧?”


你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喻文州。


他从不是容易发火的人,但并不是不会发火。而显然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发怒皆是因为你。


你根本不懂他。


面前的男人迅速逼近将你压在了墙角,大力让你根本无法动弹。


“再说一次?”


你怒瞪着他不语。直到见你安分,他才放开禁锢你的手,放缓了语气:“抱歉,吓到你了。”


“………” 你甩了甩被拽红的手腕没有回答。


“我有时候,觉得我不认识你了,喻文州。”


良久,你才轻轻开口:“你就像变了一个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在乎我,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管着我?”


喻文州一愣。


许久,他的嘴角泛起一抹苦笑,缓缓道:“的确,我是变了。”


”抱歉。”


你又听见了他的道歉,这次你们谁也未先开口。


气氛压抑的惊人。


你想开口说些话缓解,可还未出口便被一声悦耳的女声打断了。


“文州,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与喻文州同时回头,看见不远处一位乔装打扮却丝毫掩盖不了曼妙身材的女人朝你们翩翩走来。女人摘下墨镜后,你赫然的发现她就是与喻文州有过绯闻的女星。


喻文州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这么晚了还不回去,我和伯母都很担心。” 女人露出淡然的微笑,轻柔的开口道:“我们先回去吧,毕竟你……”


喻文州蹙眉,不悦的瞥了一眼她,女人迅速的知趣闭了嘴。


他又转头看向你,缓缓开口道:“我先送你回去吧。”


“………”


迎着喻文州错愕的表情,你默不作声的后退几步。


“不用了,喻文州。”


心里有什么在逐渐崩塌,连同这几年所有的期望。


你深吸一口气,努力的维持着微笑,笑望着他道:“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插手我的事情呢?”


“明明你都有恋人了,那我是什么呢?”


他深吸一口气,朝你伸出手道:“先回家。”


你猛然的甩开了他的手,通红的眼睛对上了他的眸,你歇斯底里的朝他怒吼着:“我是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啊?”


“我是什么……?” 你笑着泪流满面,反复喃喃着。


喻文州身形一僵,他的眸中水雾氤氲,看着你的眼神流露着究竟是悲哀还是对你的怜悯,你也分不清。


“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吧。”


“………”


长久,只有你们彼此的呼吸声。


“好。”


你听见他这样回答。


九.


回到家中,已至深夜。


你打开了那间被尘封许久的小屋。卧室虽然陈旧,微风透过窗户吹动着窗帘,带来了一丝清爽。


这也是你小时喜欢这里的原因。


你一言不发的坐在床榻上,捣鼓了一会,翻出床底下的相册。你轻轻擦去册上的灰尘,翻动了起来。


一张张翻过,你嘴角的苦笑愈来愈深切。


这些都是你们校园时期到他加入蓝雨时的合影,本想放置在这到结婚时拿出。


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你拿起打火机,点燃了它们。


你们的过往连同这相册,一起烟消云散。


十.


后来的后来,你再也未见过喻文州了。


他消失在媒体的视线里,而蓝雨则由那显露锋芒的金发少年带领着。


「队长嘛……因为有些事,不得不宣布退役,不过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了!」电视里的黄少天这样回答道。


听到熟悉的名字,正在做事的你手突然一抖。那个男人还是像一道疤一样烙印在心的最深处。你正想回头看看,电视却猝不及防的被人关闭了。


你的未婚夫挑眉有些不满的盯着你,他的手中正握着遥控器。你略带歉意的吐吐舌,刻意讨好般走去搂住未婚夫。


而他则是轻搂着你,柔声安慰着。


未婚夫是几年前与你相遇的。


那时你与喻文州分手,遭受很大的打击,也患上了抑郁症。无数次想要跳楼一死了之。而你的未婚夫就是你的心理医生。


他像是一道光照亮了你,带领你脱离了黑暗。


如果喻文州是肆意燃烧的火焰,会不可控的烧伤你。那你的未婚夫就是能给你带来温暖的光明,且永远不会离开。


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挚爱,而他也承诺不离不弃。


与你将要举行婚礼。



十一.


黄少天的拜访是突然而至的。


彼时你看着乔装打扮的如此夸张的金发男孩,其实是想笑的。但是看见他那有些悲伤和欲言又止的表情,你还是闭嘴选择倾听。


“好久不见了啊……” 黄少天轻声说。


“的确。” 你握着咖啡杯,朝他微笑道:“怎么这么沉默了,不太像你啊。”


在你和喻文州未分手前,与黄少天的关系是不错的。


“……你结婚了吗?” 黄少天岔开了话题,他显然注意到了你的手上正闪烁着的戒指。


“唔……的确。” 你唔了一声,回答道:“下个月,你来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阵。


“不用了。” 隔了一会,他才轻轻开口。


“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你有些疑惑的看着黄少天,他的突然拜访就很古怪了,话都少的令人怀疑是不是真的剑圣。


“呼……”


你听见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


“我和你讲个故事吧。”


黄少天这样说道。


十二.


喻文州在每年定期体检查出了癌症。


他垂眸看着那张体检表,这时才发现握着纸单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还有多久时间……医生。”


“如果接受治疗,三四年吧。” 医生看着他摇头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


他拿着那张体检表走出医院时,天空正晴朗蔚蓝。


可在他心里却已是一片阴霾。


手机铃声突然一响,他垂眸点开了短信。


「今晚我准备了大餐噢!」


似乎都能看见屏幕那头你的眉飞色舞,喻文州哑然失笑,他斟酌了一会,在屏幕里敲击了几字。


「好啊,我很期待。」


在被等同于宣判死亡后,似乎只有你能给他一点点慰藉了。


可每当他目光柔和望着你,似乎总能看见几年之后的你,在他的坟墓前痛哭流涕,生不如死。


他认识你这么多年,太了解你了。


在和你提出分手时,连他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镇定。但即使如此冷静也无法掩盖话语里的那丝颤抖。


在你分手后去酒吧喝的烂醉如泥,然后打电话将他怒吼一通,最后被他背去你闺蜜家这件事,你也不知道。


在你守到俱乐部前,也是在他的预料中。


你的倔强,他太了解了。


“爱情是罂粟,也是毒酒,会让人沦陷。”


他不记得是从哪本书里看见这句话的,但说的的确如此。


当他与女明星因家中的催婚而闹出绯闻,你电话质问时,他已然沉默的。


似乎就这样误解了也好。


而后你消失了几年。


再度回归,是在聚餐。


本已病重的他一杯烈酒饮下,喉中传来阵阵辛辣感。他皱眉,似乎这是他初次体会到你的心情。


你们的误会又加深了,这次似乎没有机会再解释了。


喻文州望着你愈来愈远的背影,苦笑着。


后来他病情加重,被迫入院。


偶尔他还会偷偷离开医院,望着那扇永远不会再亮起的窗户,等待一夜。


黎明再归。


“我想,你们能提我好好隐瞒这些事吗?”


病床上的男人,他的嘴角依然带着温和近人的笑容,却如何也掩盖不了自己苍白虚弱的脸色。


“那就拜托你们了。”


你还有光芒万丈的未来,可他没有。


十三.


喻文州是在你遇见未婚夫的那月离去的,他似乎去的很安详,走前唇边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谁知道他做了怎样的梦。


十四.


你握着咖啡杯的手不住的颤抖。


“骗人的吧……” 你眼眶通红,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黄少天默不作声的推过了一样东西。


是张叠住的纸,而里面似乎还藏着什么。


你颤抖的拿起,打开的须臾,你捂住了嘴巴,无声的流下泪。


心里为他所筑的防线在看见那一刻溃不成军。


「八抬大轿没有,求婚戒指喜欢么 ?」


纸包住的赫然是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璀璨光芒的戒指。


原来是这样。


你的心可真脏,喻文州。


十五.


今天是你的婚礼。


你身披纯白婚纱,纤尘不染的走向殿堂。


你将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你望着不远处的未婚夫,朱唇勾起了一抹微笑。


这时,视线里突然掠过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是你在熟悉不过了。


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此时西装革履的站在你眼前。


“我来接你回家了,宝贝。”


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你痴痴的朝他伸出手。指尖触碰到他的瞬间,那抹身影化作虚无的碎片。


那抹身影最后化作了碎片消失在你指尖。


你愣愣的看着那不存在的虚无,早已潸然泪下。


“我找不到你了,喻文州。”


你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最后不顾众人惊讶而又错愕的目光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找不到你了。”


“娶我的时候,一定要八抬大轿!”


“好,一定。”


“……他死前似乎梦见你了,一直在念着你的名字。”


“……”


终章


他不羁的脸,像天色将晚。


她洗过的发,像心中火焰。


短暂的狂欢,以为一生绵延。


漫长的告别,是青春盛宴。


我冬夜的手,像滚烫的誓言。


你闪烁的眼,像脆弱的信念。


贪恋的岁月,被无情偿还。


骄纵的心性,已烟消云散。


疯了,累了,痛了


人间喜剧


笑了,叫了,走了


青春离奇


一一王菲《致青春》

评论

热度(137)

  1. 喻墨你舟哥 转载了此文字
    哭到睡不着😭😭😭😭😭